電影導演王全安因嫖娼被抓成為昨天最轟動的新聞。演藝明星嫖娼、吸毒醜聞的單子在不斷拉長,公眾興緻盎然,這像是一段時間以來輿論場的一道“風景線”。
  有人譴責王全安,即所謂“活該說”,有的對“為什麼是他”打抱不平,還有人提出“嫖娼合法”的不切實際要求,此外有人特別強調王全安不潛規則小演員,而是自己花錢嫖娼所包含的“道德”。但結果只有一個,那就是王全安嫖娼被抓被炒得很熱,這可能讓他付出長期代價。
  其實被抓的代價,在當今的中國社會已經並不太高。王全安是行政拘留,正常情況下不出半個月就會獲釋。他又不在仕途,不怕案底,被抓十幾天幾乎可以當做他“深入生活”。
  一些人指責警方對王全安“不寬容”,事實上,嫖娼這種事對任何人都是高風險的,“江湖上”有“誰被抓住誰倒霉”的共識。這一點上法律倒是大致平等的。
  王全安未來真正的不確定性其實都散落在社會上,這包括周圍的人和“公眾”將怎麼看他,他導演新片以及參與社會的能力是否會受到嫖娼事件的影響,他的商業價值是否會因此降低,等等。
  因嫖娼、吸毒醜聞遭短時間行政拘留的其他演藝明星也都將面臨相同的考驗。輿論場一時間大量嘲諷和開玩笑的段子,實際上已經對他們構成衝擊,人們在銀幕上再看到他們時,很長時間里將無法回到從前的印象。這些比正兒八經的批評和懲罰,更具毀滅性。
  中國社會顯然比過去寬容多了,但道德形象對演藝明星遠不是無關緊要的,這首先不是個該不該的問題,而是個事實。在世界範圍內,這個判斷也在大多數情況下成立。那些爆出嚴重醜聞甚至吃了官司的各類明星仍能在事業上屹立不倒的,多是絕頂的實力派,比如科比·布萊恩特、休·格蘭特等。他們的特殊抗醜聞表現,有時讓人產生所有演藝界人士都可以像他們那樣幸運的幻覺。
  中國輿論場如今很追捧明星因涉黃毒被抓的醜聞,可以說不管被抓的是誰,都會帶來輿論消費的狂歡。然而與此同時,中國社會對明星的道德要求仍比西方嚴厲,換句話說,中國出科比·布萊恩特、休·格蘭特會更難些。
  中國該不該對明星們“更寬容些”呢?對這個問題,中國的老百姓有更多的決定權。如果大家繼續看涉黃毒明星拍的電影,聽他們的歌,尤其是不反感他們做流行產品的廣告代言人,那麼對這些明星的追究就會完全縮小到法律層面。現在的情況是,除了法律,市場也不同程度參與了對他們的懲罰。
  市場是很真實的東西,它直接連著老百姓的感受。輿論場的主觀因素可以人為配置,市場的規則更加客觀無情。總體來說,輿論場上對涉黃毒者的同情聲音往往多一些,市場對他們則要嚴厲一些。而後者更具有決定意義。
  市場化在引導中國形成這樣的規則:一方面個人有更多選擇和自由,一方面社會的法則越來越清晰、堅決,每個人做出一項選擇,就意味著同時選擇了一種結果。當一個人選擇超出大眾水準和身邊人的“自由”時,就很可能會付出額外的代價。
  必須指出,這是中國社會與傳統、與對外開放都盤根錯節的內在邏輯。輿論場上潮水般的戲謔聲、掌聲和哨聲看上去毫無規律,預示了各種僥幸,大家千萬別被那些錶面的東西矇騙了。▲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原木傢俱

ed11edhh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